温州美食介绍

  1、猪脏粉,通常都是有一个分成三格的大锅不停的熬汤。要加上大蒜叶、豆瓣酱日夜熬,熬制的汤很浓很鲜。猪脏粉里有猪血、猪肠,都切的很小巧,加上大蒜叶,粉就白嫩白嫩地躺在碗底。那种混合了豆瓣、蒜叶、猪血、猪肠的香味通常能飘非常远,让人闻了就想吃。

  2、温州鱼丸,与各地的鱼丸都有所不同,外形为不规则的条状,呈半透明的玉白色。温州鱼丸以新鲜的鮸鱼肉为主料,挑去鱼刺后切成细条,用刀刮成鱼茸,用酒、盐和味精浸渍片刻,加白淀粉制成。口感美味,弹性十足。1998年“温州鱼丸”被定为“中华名小吃”。

  3、敲鱼汤,是温州民间传统菜。敲鱼就是将鱼肉捣碎,然后敲成薄薄的类似燕皮一样的东西。鱼片透明亮丽,光滑洁白,味道鲜美,别具一格。温州的不少饭店都有这道特色菜。

  4、灯盏糕,是浙江温州的特色点心,一种油炸食品。内馅是猪腿肉和黄屿萝卜丝,外皮用新黄豆和米粉浆拌和,采用鲜猪油炸制。因外形酷似古代扁圆形的菜油灯盏,故得名“灯盏糕”。灯盏糕外皮松脆,圆边酥软,内馅爽口,独具风味。

  5、鸭舌,鸭舌是卤的,风至半干,易于保存。在口中细嚼鸭舌,则韧性十足,颇为耐嚼。口味上,温州鸭舌以香辣为主,深受游客和当地人喜爱。另外,温州人叫“鸭赚”,不称鸭舌。

  展开全部温州菜以海鲜为主,菜品口味新鲜,淡而不薄,烹调技术讲究轻油,轻芡,注重刀工。三丝敲鱼、锦绣鱼丝和爆墨鱼花并称“瓯菜三绝”。

  三丝敲鱼:温州民间传统佳肴,相传已有百余年历史。直到今日,每到逢年过节、亲朋相距,常以敲鱼款待客人,“三丝”指的是鸡脯丝、火腿丝、香菇丝、敲鱼、三丝加清汤烹制而成的“三丝敲鱼”,汤清味醇、鲜嫩爽滑,色泽调和,独具风味。

  锦绣鱼丝: 新创瓯菜,选用黑鱼脊背肉切成细丝,配红绿柿椒丝、黄蛋皮丝、棕色香菇丝等炒制而成。此菜色彩丰富似锦绣,鱼丝条不断、匀称,其味十分鲜美。

  爆墨鱼花:在瓯菜中有一系列的墨鱼菜肴,爆墨鱼花是其中的代表作。这是一道刀工、炉工并重的瓯菜名肴,脆嫩爽口,造型非常美观。

  “民以食为天”。温州人在创造数千年文明历史的同时,也创造了灿烂的美食文化。

  瓯菜 是温州美食文化的主体部分。它作为浙江菜系的一个独立流派,具有明显的地方特色:以海鲜入馔为主,口味清鲜滑嫩,淡而不薄。烹调讲究二轻一重,即轻油、轻茨、重刀工,注重菜肴造型精巧美观。

  瓯菜作为一种美食文化,既表达了温州人的热情好客,又体现了温州民间的风俗礼仪。不同的宴席,瓯菜有不同的礼仪表达形式,如新年酒,上的第一道菜就是炒年糕,若是寿宴,第一道菜一定是长寿面,结婚宴席,新娘席上冷盘非摆成龙凤盘不可。无论什么类型的宴席,一般都要摆上四个冷盘菜(现在有的改摆六个或八个小盘,品种花色更加丰富),待客人到齐后上主菜,上一道,吃一道,再上一道,这样一道一道地上。最后一道菜必定是甜食,象征今后的生活甜甜蜜蜜。

  三丝敲鱼 这是温州民间传统佳肴,相传已有百余年的历史,直至今日,每逢年过过节,亲朋相聚,常以此菜款待客人。取用新鲜鱼肉、蘸淀粉、槌敲成薄片,佐以鸡脯丝、火腿丝、香菇丝烹制以成。汤清味醇,鲜嫩爽滑,色泽调和,独具风格。

  锦绣鱼丝 系特一级烹调师金次凡制作。取黑鱼背脊肉切成细丝,配红绿柿椒丝,黄蛋皮丝,棕香菇丝炒制而成,此菜色绚丽和谐,口味滑嫩香鲜,深得美食家赞许。

  蒜子鱼皮 以鲨鱼皮为主料,加大蒜子烩烹而成,具有蒜香浓郁、鱼皮软糯、法浓味鲜的特色,是瓯菜中甚受大众推崇的热菜之一。据《本草纲目》记载,鲨鱼皮刮沾去沙,剪作鱼会,为食品美味,食这益人,有解诸鱼毒,杀虫、愈虚劳之功能。

  爆墨鱼花 这是一只刀工、火候并重的瓯菜名肴。先将墨鱼切成无数横竖虚刀,而且再切成棱形或长方形,加热后自然卷曲成麦穗状,造型非常美观,爆制时芡紧卤汁,脆嫩爽口。没有深厚的烹调功底,难以发挥其特色。

  双味蝤蛑 蝤蛑是温州民间对当地青蟹的习惯称呼。肉质细嫩腴美,是蟹类中的活蝤蛑,以清蒸和干炒两种烹调技法组合而成,形态活泼、色彩艳丽,一菜双味、肉如膏脂、鲜美异常,辅以米醋佐食更佳。

  鸡汁鱼唇 鱼唇是海鲜中之上品,亦称鱼头,是鲨鱼中犁头鲨的头的干制品。先水发鱼唇,经氽水、套汤多次去腥后,佐以老鸡汁烹制而成。此菜品质柔糯,汁浓味醇,营养丰富,为宴席大菜。

  炸蛏子筒 蛏子是温州海涂特产,蛏肉特鲜嫩。先将蛏子剥壳,用鸡蛋煎皮将蛏肉和姜葱一起卷包成圆柱形,然后挂糊油炸,以辣酱油蘸食,吃起来特别鲜美。

  桔络鱼脑 亦称鱼脑明骨,用鲨鱼软骨制成,此菜晶莹透明,质感柔滑,是海味中的上等菜肴。桔络鱼脑是用鱼脑与蜜桔合烹成羹,具有黄白相映、爽滑香甜、微酸适口之特色,是瓯菜中的主要甜食之一

  到温州市看一看,未到过温州的人们,对这座全国闻名,家喻户晓的城市产生兴趣和神秘感。

  孙中山先生曾明确指出:“是烹调之术,在于文明而生,非深厚文明之种族,则辩味不清,辩味不清则烹调之术不妙,中国烹调之妙,亦表明进化之深也。”

  中国饮食文化源远流长,遍及世界。人是铁,饭是钢。温州人有句古话,叫做“千里求戒为个肚,没有不食人间烟火的人”。讲到吃,温州靠海,首先我们想到的是海鲜。以鱼为主的海鲜?有;有鱼圆汤,敲鱼片。黄鱼鲞,鳗鱼鲞,鲍鱼,墨鱼,带鱼。海鲜还有海带。海瓜子,海参,蛤蜊,虾米,虾子酱,青子,龙虾等。温州人烹调海鲜的特点是:“清而不淡,鲜而不腥,嫩而不生,油而不腻。”用蒸,炖,炒,烫,炸,烤,烧,焖等方法。海鲜用料考究,道道菜上都喷上绍兴黄酒,香喷喷。

  生吃海鲜别具一格,海蜇头,海蜇皮。螃蟹生,醉蟹,牡蛎,醉虾,香螺。生吃海鲜有讲究,先要喝点温州烧酒下肚,给肠胃运动运动,消消毒,原汁原味,尝一口,美美滋滋,色香入味,吃在嘴里,爱在心里,津津乐道,回味无穷。加辣的海鲜,气味冲脑门,畅通五官,眼睛流泪,鼻子冒烟,嘴巴张大,脸上出汗,凉爽直到喉咙。

  红烧螃蟹的味道别有风味,把蟹切块,放盐糖,料酒,外面沾上菱粉,把油加热,放姜和蒜,出香味,把蟹放入锅里炸,至金黄色,加水,放点酱油,少许盐一勺糖烧至5分钟,喷酒。满屋子的香,过路的人都要回头望,这就叫做香气朴鼻,吃了还想要!

  温州是鱼米之乡,江北盛产水稻,农民在稻田旁开水渠,水既灌溉良田又养活鲫鱼。稻田里产泥鳅,稻子熟了,田沟里的鲫鱼也肥了。稻田里捉田鸡(比青蛙大)。炒一盘泥鳅酶干菜,炖鲫鱼青汤(那汤呈奶油色)。再来一碟花生米烧茄子,再加一盘鸡蛋西红柿,四菜一个汤。色,香,味全有了,香喷喷的白米饭下菜,味道好极了。

  靠山吃山,春天山上开满了山茶,漫山遍野红彤彤的一大片,山坡上大片的竹林子里,雨后的春笋到处都冒出了尖尖的头。春暖花?开,父母带我们去踏青。看山客带着我们去挖?嫩嫩的笋,我们提着篮子在旁边帮着捡。新鲜的竹笋烧?咸菜,炒肉片,又香又甜,外婆说:“笋要用开水先烫,否则吃了喉咙痒。多余的笋带回家晒笋干。” “山间竹笋皮厚嘴尖腹中空”。素菜有炒双冬,指冬笋菇。

  酶雨季节吃杨梅,茶山杨梅,个个紫,又酸又甜。但杨梅只能保鲜一周,温州人把杨梅浸烧酒,夏天避暑。夏天的瓜果特丰富,有硬桃,水密桃,磐桃,大西瓜和甜瓜,白酒瓜。蔬菜有大白菜,小白菜,黄瓜,丝瓜,婆瓜,皎白,辣椒,茄子,卷心菜,白萝卜,盘菜,豆角,白银豆,老虎豆,红豆,黄豆,绿豆。夏天,家里经常烧,绿豆百合汤,绿豆红枣汤,花古草茶,外公专门烧好,放在亭子里给过路人喝,一个个竹罐头,长长的把。秋天桔子红了。(如果你看过桔子红了的电视剧,那是讲温州江北的一个故事。)柑也绿了,李子,杏子由绿色变黄,变红,变紫,收了,从树上落下来,可甜。山上的毛栗子从大树上霹雳啪啦地?掉了下来,掉在头上挺痛,果树上的文丹大得象个个排球,发出阵阵清香,柿子树结满了果实,压得枝头都弯下了腰。柿子在风里吹结?成白白的霜。柿子饼,能放长时间,柿子核,我们小时候用来做游戏,打“柿年儿”(温州话,柿子核的意思)。要是运气好,会赢上一大把,红红的,长长大柿核,有着一种自豪感。河里,池塘里开了荷花,莲子熟了,菱角也熟了,采菱人坐在一个个大大的木盆里,在水里荡漾。摘上来,绿绿的菱,放在水里煮,变成咖啡色,咬开两半,肉又香又嫩,非常生粉。杨梅和菱角我都20年没有吃到新鲜的了,回去的几次,都因时间季节不对。秋收时,山里人送来的地瓜又大又脆(蕃薯),就是吃多了反胃,因此家里人把它煮熟,切片晒乾,成蕃薯枣,很甜。但它有个大缺点,就是容易放屁,忍都忍不住。臭屁不响,在公共场所,尤其不文明。大家捂着鼻子,你却红透了脸,只想找个地洞藏起来。地田底下长地力(荸萁),芋奶,萝卜,盘菜。温州人把萝卜,盘菜盐起来,推着板车,一路叫卖:“盘菜生,酱菜头(萝卜条)!那是温州特产,后来我到过那么多的地方,就是没有温州的新鲜酱菜头和盘菜生。冬?天天气冷,温州讲究进补,猪脚蹄烧生地,杜仲(有滋补和镇静作用) 炒猪干。家里人围着暖锅。(象火锅,是用铜或锡做的,体小,中间有烟囱,放木炭把周围一圈的水烧开,放食物) 。

  温州气候温和,一年四季,天天可以买到新鲜蔬菜,根本就没有必要象北方一样积存蔬菜。

  夜市小吃街开通宵,点心,茶点,套菜,海鲜。五花八门,南腔北调,中西结合,甜酸苦辣,应有尽有。

  温州的酒家既多又豪华,温州特色,小吃的有长人松糕,矮人云吞,汤团。价格实惠。现在厨师们来自五湖四海,?许多海外的华侨,台商,港澳同胞都来到这里开店,厨师们吸收了国内外烹调的新思维,结合中国的八大菜系和饮食习惯,发扬了温州菜的特色,拿出自己的绝活手,立意新,入味。街上开出了特色店,兰州拉面,天津包,新疆羊肉串,四川回锅肉,广东蛇羹,日本料理,韩国烧烤,五花八门,数也数不清。凡是到过温州的人都说:“不到温州不懂美食。”近水楼台先得月,饭店多,竞争性激烈,价格合理,一般的老百姓也消费得起。如今家家过年,请客吃饭,办喜事都去饭店酒家。

  吃在温州!温州人讲:“吃还有什么客气的,物价那么便宜,要什么,有什么,家常便饭”。